关灯
护眼
字体:

172章 旧人相逢(1000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172章 旧人相逢(10000)

    司徒景皱了皱眉,微微躬着身子的姿势丝毫未变,低头看着青石砖地板,目光如同那上面泛着的幽光一样冰冷,“景岂敢在小王爷面前不敬,郡主不要为难景。”

    “你!”墨兰心气急,突然她捂着肚子蹲下了身子,“唔——!夫君,我的肚子好疼。”

    司徒景眉心拧成川字,明知道她是装的,却还是不得不走过去扶住她。

    墨兰心心中一喜,脸上却不敢流露出半分,生怕墨御白更加生气。

    这两年来,虽然她在王府中的地位与日俱增,但墨御白却对她愈发冷淡,明明是如同往日一般的表情,一般无二的言语,却总能让她后背冷风阵阵。

    越发觉得这个哥哥难以靠近。

    “御白!你这是做什么?!”突然门外传来王妃的怒斥声。

    墨兰心顿时来了底气,肚子挺的更凸出了,紧紧拽着司徒景的胳膊,对走进来的王妃哭诉道,“母亲,你快看看,哥哥竟为了两个下贱女人要打骂我。”

    “御白,兰心说的可是真的?”王妃扶住墨兰心,一脸威仪的看向墨御白,“她是有身子的人,你怎么能这么吓唬她,别忘了她是你的亲妹妹。”

    “呵……”墨御白轻笑一声,“若我不知道她是我的亲妹妹,你以为她现在还能活着吗?”

    王妃和墨兰心倏的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是幻听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墨御白,他……竟然能说出这么无情的话?!

    墨御白眼角冷冷看了一眼韩英,韩英当即会意,对王妃不失恭敬的说道,“两年前,兰心郡主命她身边的墨卫引开晚亭郡主身边的墨卫,让周延的人毫不费力的带走了晚亭郡主。现在晚亭郡主被周延锁在深宫里,百般凌辱,甚至想利用她杀掉小王爷。王妃,您为何不问问兰心郡主,晚亭郡主可是她的至亲姐妹?”

    “你……你说什么?”王妃脸上的血色刹那间褪的一干二净,身子猛的震了震,后退了数步才站稳。

    司徒景眼睛骤然涌上猩红,听到韩英口中说起墨晚亭被百般凌辱时,只觉得有一颗尖锐的匕首在他心窝里一下一下不停的扎着。

    他的……那么温柔的乖巧的善良的……女孩!

    竟然要承受这样的苦难!

    墨兰心像是被揭了伤疤,将自己最令人作呕的血瘀暴露在众人面前般惊慌失措起来,拼命的摇头解释,“不是我做的……和我没有关系。”

    墨御白却根本没有心情听她的解释,下令让韩英将朱墨蓝三位夫人即墨兰心近身的那些下人统统带来。

    “你以为通过控制墨兰心就能将本王如何了?真是异想天开!”墨御白淡淡启唇,波澜不兴的语气,却令人不寒而栗。

    朱墨蓝三位夫人终于知道自己暴露了,立刻便脱去懦弱的伪装,冷笑出声,“即便杀了我们又能怎样,你以为你真的能与皇上对垒吗?”

    说着,三人同时抽出了藏在身上的武器,墨兰心身边的所有婆子和婢女也立刻变脸,面无表情的拿出刀剑,对准了在座的墨御白几人。

    墨兰心再次惊愕的瞪大了眼睛,指着自己身边的那几个下人,震惊难言,“你……你们!”

    一个婆子冷哼一声道,“不过就是个小小的郡主,整天颐指气使的,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连自己的男人的心都收不服,有什么脸成天对我们吆五喝六的?!”

    另一个婆子也冷笑的接声,“若不是我替你给司徒景下了药,你以为他会碰你,让你怀上他的孩子?!”

    “够了!”墨兰心歇斯底里的爆喝一声,“来人,将她们都给本郡主杀了。”

    不等墨御白的人动手,朱墨蓝等几人便立刻朝王妃和墨兰心击杀了过去,想要将她们当成人质。

    这些人不傻,被墨御白识破身份,难逃一死,但如果能将这两个女人抓到手里,即便墨御白对她们没有多少感情,也不会不有所顾忌。

    毕竟,若是事情传扬出去,六亲不认的刽子手,这样的名声对他十分不利。

    不过,她们动作快,但韩英的动作却更快!

    韩英脚步连闪,便将王妃、墨兰心还有司徒景都护在了身后。

    “格杀勿论!”韩英爆喝一声,门外顿时涌进来无数墨卫,黑甲卫则护在最外层。

    强劲的弩箭“嗖嗖”射出。

    这不是普通的箭矢兵器,而是司徒景根据顾青弱给他的兵器图案研究出来的,杀敌威力比他们之前使用的要强劲十几倍。

    看着从未见过的武器,周延的细作们也只能瞪着惊恐的眼睛,任由冰冷的箭矢穿透她们的身体。

    霎时,清洁雅致的房间内血肉横飞,积血成河。

    墨御白却如同雕像般一动不动,冰冷的深眸看着这些他早就想碎尸万段的女人在他面前被墨卫砍成肉泥!

    他的青弱因为这些人受了多少委屈,他就会让这些无数倍的奉还回来。

    “啊——!”墨兰心尖叫不断。

    她从未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也从未感受过如此怖人的情景。

    然而,无论是一直对她冷漠的司徒景还是一直对她呵护备至的王妃,没有一人过来护住她,安慰她。

    一霎,她的心坠入冰渊。

    只剩朱墨蓝三人做着最后的抵抗,墨一目光一寒,手中的长剑闪过蓝幽的寒芒,转眼间便如一阵风扫过三人的喉咙。

    三人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便睁着惊恐和慌乱的眼睛倒在了地上。

    “啊!”阿朱躺倒在地,黑白分明的眼睛正好对上墨兰心的视线,将她吓的面无人色,失声尖叫起来。

    墨卫退出去,铁甲卫进来将尸体全部抬走,又有墨玉居的小厮将地上的血迹擦去,片刻后,这里便像是从未发生过任何流血事件一样,恢复清爽洁净。

    “哥……哥?!”墨兰心颤抖着苍白的唇瓣嗫嚅出声。

    “韩英。”墨御白挑了挑眉。

    “属下在。”

    “此处列为王府***,墨兰心在此思过,任何人不得踏入半步。”

    “属下遵命。”

    墨兰心脸色灰白的看向司徒景,司徒景却连一个眼神也不给她,只留下一个冰冷的背影。

    “母亲。”她转向王妃。

    王妃闭了闭眼,一瞬间仿佛经历了沧海桑田,眸底滑过无奈和深浓的悲痛,她终于想通了很多事情。

    既然墨晚亭是被墨兰心所害,那……两年前所发生的一切岂不是会发生天翻地覆的翻转?!

    墨兰心是罪魁祸首,那原本被她逐出家门的顾青弱岂不是最是无辜?

    推波助澜的明君、顾青琳呢?

    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兰心,你的心可真狠。”

    最终,王妃只留下这么一句话,转身走了。

    她无颜面对自己的儿子,更加愧对自己另一个女儿。

    即便仍旧不忍,却再也没脸开口替墨兰心求情。

    不管墨兰心如何挣扎叫骂,韩英毫不手软的将她带走了。

    墨御白目光沉凝的看着王妃离去的背影,淡淡开口,“府里所有有意无意和墨兰心、朱墨蓝等几位夫人接触过的人,一个不留。”

    “是。”

    “明君那里如何了?”

    “明夫人小产了。”

    墨御白脸色立刻一沉。

    墨一后背一寒,急忙道,“属下已经按照主子的意思将名单透露给她了。”他竟然忘记了,墨御白才不会关心明君的死活,只是利用她罢了。

    “墨辰轩呢?”

    “主子放心,属下已经派人守在费城回锦阳城的必经路上,即便不能一次将他击杀,却必能让他难以完好无损的回来。”

    “嗯。”墨御白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随即唇角勾起一抹意味难明的弧度,“顾青琳有孕在身,若是他的人想将她带走,你们稍作阻拦便可。”

    “是。”

    ***

    明君从剧痛中醒来,睁开眼第一句便是问身边的婢女,“小王爷可有来过?”

    婢女摇头,“还不曾来。”

    明君眼底流露出失望,随即闪过狠戾的光芒,“是不是你们根本没有去给小王爷回禀我小产的事?!”

    婢女吓的急忙跪在地上,“奴婢不敢,几个时辰前就已经去禀报过了。”

    明君手紧紧攥着被单,下腹处传来的剧痛也不及心底痛楚的万分之一。

    顾青弱?!

    那个人一定和顾青弱有着莫大的关系,仅凭那一双眼睛,就该下地狱!

    “你去将刘嬷嬷叫来。”

    既然顾青弱还是阴魂不散,那连她的一双眼睛也绝对不能留在世上。

    不一会,一个平淡无奇的婆子便掀开门帘走了进来。

    屋里没有其他人,婆子的脸色便立刻变得高不可攀,好像床上躺着的明君才是她的奴才一般。

    “何事?”

    明君皱了皱眉,却也没有在意她恶劣的态度,从枕头底下抽出一张纸交给她,“这是两年来和小王爷有过来往的官员名单,你交给皇上吧。”

    婆子眼底滑过一抹惊喜,从她手中抽走那张纸,转身欲走,明君急忙喊住她,“还有,你转告皇上,顾青弱并没有死,而是被墨御白藏在了墨玉居,就是所谓的君夫人!”

    婆子眼中疑惑浓重,“你开什么玩笑?当年是谁信誓旦旦的说顾青弱绝对断了气,害的主子日夜痛苦?!”

    明君却也不多解释,“你转告皇上便是了,我也是被墨御白蒙骗了。”

    婆子冷哼一声,不欲多言,明君却再次叫停她的脚步,“你告诉皇上要守信,等他削藩之后,不要伤害墨御白的性命,并立刻将我赐为王妃。”

    ***

    顾青弱睁开眼时,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然而,萦绕在胸口的窒闷恶心却阴魂不散的立刻袭扰上来。

    床板突然动了动,顾青弱扭头,便看到一个修长的俊逸背影转了过来。

    “醒了?”

    顾青弱迷迷糊糊的眨眼睛,身子懒洋洋的伸展了一下。

    墨御白将她连人带被子抱到怀里,对着外面微微扬声,“将晚膳端进来。”

    他话音未落,蔓菁和蔓林便端着晚膳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徐世义。

    顾青弱揉了揉眼,看到徐世义后眼睛顿时一亮,热情的打招呼,“哎呀,徐掌柜您来了,那我就不用怕了,快给我弄点仙药灵芝,我可真的不想再吐了。”

    徐世义嘴角抽了抽,可是在墨御白千年玄冰似的威压下却是一个字也不敢说。

    为她号了脉后,才后退几步对墨御白恭敬的道,“想吐,头晕,嗜睡,这些症状都是正常的孕吐反应,小王爷不必忧心。”

    墨御白紧攥着的拳头微微松开,顾青弱却是脸露不满,“我不要,你给我吃点药,我可不想再吐了。”

    徐世义眼皮直跳,这……他哪有那个本事啊。

    这不是明摆着为难他吗?

    看着徐世义吃瘪,顾青弱心里乐开了花,过了一会,她猛的回神,急忙问道,“墨七呢,她的手受伤了。”

    她只顾着自己难受,都忘了墨七的事情了。

    见她该了话题,徐世义心头松了一口气,急忙说道,“小王妃放心,墨七并无大碍,已经用了最好的伤药,过不几日,她便会好了。”

    开玩笑,墨御白虽然面色冷淡,但谁不知,两年前他就变成了彻彻底底的妻奴,若是顾青弱非要为难他,保不住墨御白真的会变成不讲道理的主子,若是那样,他可是哭也找不到地方。

    顾青弱心中的石头微微落下,却又不得不泛起一股悲凉,“事到如今,我还是会连累身边的人受伤。”

    墨御白抱着她的手臂猛的用力,顾青弱知道他理解错了急忙岔开话题,“我想出去散散心,也正好避开府里那些女人,省的她们再来闹事。”

    “你有身子,不宜多动。”墨御白蹙眉道。

    顾青弱摇头,“我再闷下去,身体只会更难受。”

    墨御白沉默片刻,然后抬头看向徐世义。

    徐世义急忙道,“若是不做剧烈的动作,只是出去走走并无大碍。”

    墨御白如同幽谭般深不见底的黑眸闪过一抹波澜,低头对怀里的女人下了释放令,“好,既然你想散心,这次咱们就走的远一些。”

    既然不得不去,那便提早上路,正好可以走的慢一些,让怀里的人散散心。

    ***

    冬阳和暖,无风,天空碧蓝如洗。

    几辆十分不起眼的马车走在平坦的官道上,速度缓慢。

    中间的一辆马车车帘被挑起,露出一个皮肤微黑,相貌普通的女子,那女子深深吸了一口气,露出欢快的笑容。

    真是太好了,终于可以透透气了。

    不过,那快活的笑容没一会便被放下的车帘遮了去。

    顾青弱身子被他拉回,皱眉不悦的冷哼,“干什么?!”

    墨御白低声劝道,“外面冷,小心着凉。你现在身子不能随便用药。”

    儿子!儿子!什么时候都用儿子来威胁她!

    “我想吃冰淇淋!”顾青弱无理取闹。

    墨御白微微勾唇,将她拉到怀里,手指描绘着她的脸颊,“好,到了前面的驿站,我们找最好的酒楼,我给你做。”

    顾青弱明知道他在糊弄自己,却也无计可施,没有了发火的依据,毕竟人家没有直接拒绝。

    进了福满楼,顾青弱立刻松了松筋骨,大手一挥,让小二将店里的招牌菜一一报了一遍。

    “捡最辣的每样都来一份。”

    “小姐?!”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